在整个中国小说发生发展的历史变革进程中,作为真正具有成熟体式意味的"传奇"一方面是中国古代传统文学的重要叙事表现类型,另一方面又是中国普通读者*喜闻乐见的审美接受模式。"传奇"作为中国古代文学的重要样式与叙事传统,其文学审美品质和传奇叙事影响因子因时代际遇与文化内涵,必然延续到中国现代小说的文学实践中,并得到极富个人特色的现代小说家们更为广泛的创造性发展。《中国现代小说传奇叙事研究》基于现代小说文本细读的经验,旨在从马克思主义辩证历史观的视角与"传统与发展"的文学史观出发,重新审视中国现代小说叙事现代转型所必须面对的外来影响和传统文学语境及其因果关系。在传统承袭与创新发展相一致的方法论基础上,梳理、归纳、概括出现代小说传奇叙事在主题表现类型、情节结构模式、人物形象塑造、文本时空设置等方面的审美艺术特质。考察风格迥异的现代小说家们在自己的文学实践中,对"传奇"传统所进行的承袭创造性转化及文学审美表现。《中国现代小说传奇叙事研究》力争从文学传统与文学史建构方面,对"传奇"传统与现代小说叙事做细致确切的建设性分析论证,进而在中国文学的整体纵向传承发展新变中,形成对传统文学之于现代文学文化建构的特有价值的科学认识与准确把握。一、许地山独具宗教情怀的神秘爱情传奇许地山是中国现代小说史上一束"耀目的光辉",异国风情背景下带有宗教情怀的神秘爱情传奇是他留给文学史的最宝贵财富。在他的小说实践中,对爱情主题的展示情有独钟,正如他自述的那样:"爱情就是生活,若是一个作家不会描写,或不敢描写,他便不配写其余的文字。""我自信我是有情人,虽不能知道爱情的神秘,却愿意多多地描写爱情生活,我立愿此生,能写一篇爱情生活,便写一篇;能写十篇,便写十篇;能写百千亿万篇,便写百千亿万篇。"①关于许地山的小说叙事,老舍曾经在一篇悼念许地山的文章中提到他讲故事的特长:"他有学问而没有架子,在朋友面前可以滔滔不绝地讲出许多有趣的故事,从村夫走卒的俗野,高飞到学者的深刻高明,村的雅的都有,有时是脱口而出的笑话和戏谑,谈起来一整天并无倦容,听的人也整天不感疲倦。"②传奇叙事传统中注重曲折离奇的情节、大胆恣意的主观文学想象等,在许地山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承袭和书写。在许地山笔下,故事曲折而多波澜,大有"峰回路转,有亭翼然"的景观,确乎给读者一种不温不火、徐徐道来的故事性极强的阅读体会。这对于当时人们提出的"五四"以来小说情节简化而思想深化的态势是一种校正。许地山的小说集《缀网劳蛛》中的12篇小说无一例外地讲述了充满浪漫色彩、极具宗教气息的爱情故事。这些小说呈现出丰富的想象、强烈的对比、大胆的夸张及瑰丽的语言,读者也可以在这里领悟到作者所要表达的佛教的忍让、道家的超脱和基督教的博爱。《命命鸟》讲述了一个为爱殉情的传奇而凄美的浪漫故事。主人公敏明与加陵真诚相爱,却遭到双方家长的百般阻挠。两情相悦的真挚爱情既然得不到现世的接纳与认可,对于为爱而生的恋人来说,不求同日生,惟愿共死生,殉情便成为一种必然。于是敏明与加陵双双投水,奔向天国以求得爱的永恒。即使是不得已的殉情,也被许地山描写得神秘唯美而纯洁。小说叙事文本中的主人公携手一起"走入水里,好像新婚的男女携手人洞房那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