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呼啸山庄》是英国女作家勃朗特姐妹之一艾米莉·勃朗特的作品,是19世纪英国文学的代表作之一。小说描写吉卜赛弃儿希斯克利夫被山庄老主人收养后,因受辱和恋爱不遂.外出致富。回来后对与其女友凯瑟琳结婚的地主林顿及其子女进行报复的故事。全篇充满强烈的反压迫、争幸福的斗争精神,又始终笼罩着离奇、紧张的浪漫气氛。此作品多次被改编成电影作品。

作者简介:

艾米莉·勃朗特(1818—1848)是19世纪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一位诗人和小说家。她在这个世界上仅仅度过了三十年,便默默无声地离开了人间。她写过一些极为深沉的抒情诗,包括叙事诗和短诗,有的已被选入英国19世纪及20世纪二十二位一流诗人的诗选内。
她与《简·爱》的作者夏洛蒂·勃朗特及她们的小妹妹——《艾格尼丝·格雷》的作者安妮·勃朗特——并称“勃朗特三姐妹”,在英国19世纪文坛上焕发异彩。

精彩试读:

那一天我们对小凯蒂可煞费苦心。她兴冲冲地起床,热切地想陪她的表弟,一听到他已离去的消息,紧跟着又是眼泪又是叹气,使埃德加先生不得不亲自去安慰她,肯定他不久一定会回来。可是,他又加上一句,“要是我能把他弄回来的话。”而那是根本没有希望的。这个诺言很难使她平静下来,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小表弟的热情还是淡下来了,尽管有时候她还问她父亲说林悖什么时候回来,但在她真的再看见他之前,他的容貌已在她的记忆里变得很模糊,连见面时也不认识了。
当我有事到吉默吞去时,偶然遇到呼啸山庄的管家,我总是要问问小少爷过得怎么样,由于他和凯瑟琳一样的与世隔绝,从来没人看见。我从她那里得知他身体还很衰弱,是个很难相处的人。她说希刺克厉夫先生好像越来越不喜欢他了,尽管他还尽力不流露这种感情。他一听见他的声音就起反感,和他在一间屋子里多坐几分钟就受不了。他们很少交谈。林悖在一间他们所谓客厅的小屋子里念书,消磨他的晚上,要么就是一整天躺在床上,由于他经常地咳嗽,受凉,疼痛,害各种不舒服的病。“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个没精神的人,”那女人又说,“也没有见过一个这么保养自己的人。要是我在晚上把窗子稍微关迟了一点,他就肯定闹个没完。啊!吸一口夜晚的空气,就简直是要害了他!他在仲夏时分也一定要生个火。约瑟夫的烟斗对他来说不啻于毒药。而且他一定总要有糖果细点,总要有牛奶,永远是牛奶——也从来不顾别人在冬天多受苦,弄牛奶多么不容易。他总是坐在那儿,裹着他的皮氅坐在火炉边他的椅子上。炉台上摆着些面包、水,或别的能一点点吸着吃的饮料;要是哈里顿出于怜悯来陪他玩——哈里顿天性并不坏,尽管他是粗野的——结果准是这一个骂骂咧咧的,那一个号啕大哭而散伙。我相信假如他不是主人的儿子的话,主人将会看着恩萧把他打扁还会高兴;而且我相信如果主人知道他在怎样保养自己,就是只知道一半,也会把他赶出门的。不过主人不会有干这种事的可能——他从来不到客厅,而且林悖在这房子内任何地方一碰见他,主人就马上叫他上楼去。”
从这一段叙述,我猜想小希刺克厉夫已经完全没人同情,变得自私而讨人嫌了,即使他本来不是这样的话。我对他的关心自然而然地也减退了,不过我为他的命运仍然感到悲哀,而且还保存着原来的愿望——他要是留下来跟我们住就好了。
埃德加先生鼓励我打听消息,我猜想他很想念他,而且愿意冒着风险去看看他。有一次还叫我问问管家林悖到不到村里来?她说他来过两次,骑着马,陪着他的父亲。而这两次之后总有三四天他都摆出相当疲倦的样子。要是我记得不错的话,那个管家在他来到山庄两年之后就离去了。我不认识的另一个人接替了她,那个人如今还在那里。
和以往一样,大家愉快地在山庄里度着光阴,直到凯蒂小姐长到16岁。她生日的那天,我们从来不表示任何欢乐的,由于这天也是我那已故的女主人的逝世纪念日。她的父亲在那天总是自己一个人整天待在图书室里,而且在黄昏时还要溜达到吉默吞教堂墓地那边去,逗留在那里常常到半夜以后。因此凯瑟琳总是想法自己玩。
2月20日是一个美丽的春日,当她父亲休息时,我的小姐走下楼来,穿戴好打算出去,而且说她要和我在旷野边上走走。林悖先生已经答应她了,只要我们不走得太远,而且在一个钟头内回来。
“那么赶快,耐莉!”她叫着。“我知道我要去哪儿,我要到有一群松鸡的地方去。看看它们搭好窝没有。”
“那可很远哪,”我回答,“它们不在旷野边上繁殖的。”
“不,不会的,”她说。“我跟爸爸曾经去过,很近呢。”
我戴上帽子出发,不再想这事了。她在我前面跳着,又回到我身旁,然后又跑掉了,活像个小猎狗。开始我觉得挺有意思,听着远远近近的百灵鸟歌唱着,享受着那甜蜜的、温暖的阳光,瞧着她,我的宝贝,我的欢乐,她那金黄色的卷发披散在后面,放光的脸儿像朵盛开的野玫瑰那样温柔和纯洁,眼睛散发着无忧无虑的快乐的光辉。真是个幸福的小东西,在那些日子里,她也是个天使。可惜她是不会知足的。
“好啦,”我说,“你的松鸡呢,凯蒂小姐?我们应该看到了——山庄的篱笆现在离我们已经很远啦。”
“啊,再走上一点点——只走一点点,耐莉,”她不断地回答。“爬上那座小山,过那个斜坡,你一到了那边,我就可以叫鸟出现。”
有这么多小山和斜坡要爬、要过,后来我开始感到累了,就告诉她我们必须打住往回走。我对她大声喊着,由于她已经走在我前面很远了。或许她没听见,或许就是不理,由于她还是往前走,我无奈只得跟随着她。最后,她钻进了一个山谷。在我再看见她以前,她已经离呼啸山庄比离她自己的家还要近二英里路哩。我看见两个人把她抓住了,我确信有一个就是希刺克厉夫先生。
凯蒂被抓是由于做了偷盗的事,起码是搜寻松鸡的窝。山庄是希刺克厉夫的土地,他在训斥着这个偷猎者。
“我没拿什么,也没找到什么,”她说,摊开她的双手证明自己的话,那时我已经向他们走去。“我并不是想来拿什么的,只是爸爸告诉我这儿有很多松鸡,我只想看看那些蛋。”
希刺克厉夫带着恶意的微笑溜我一眼,说明他已经认识了对方,而且,也说明他起了歹心,便问:“你爸爸是谁?”
“画眉田园的林悖先生,”她回答。“我想你不认识我,否则就不会对我那样说话了。”
“那么你以为你爸爸很被人看得起,很受尊敬的吗?”他讽刺地说。
“你是什么人?”凯瑟琳问道,好奇地盯着这说话的人。“那个人我是见过的。他是你的儿子吗?”

  • Binding: Kindle Edition
  • Brand: 青苹果数据中心
  • Product Group: eBooks
  • Product Type Name: ABIS_EBOOKS
  • Manufacturer: 大众文艺出版社
  • Release Date: 2013-06-20
  • Edition: 第1版